新闻资讯

如果让张小龙闲下来

“啪”一声,其中一个人站起来朝着张小龙指责道:“你这是什么态度?”张小龙轻蔑的看了那个人一眼,说话的是三营长王小凤,张小龙不疾不徐的说道:“我就是这种态度,妳看不惯也没办法。”王小凤还想要反驳,林雨制止住她的话并说道:“好吧!我就把这项任务交给特务连,给你一个月的时间,希望你能实现你的狂言。”张小龙说道:“时间太多了,只要一周就够了!”众人又是一惊,纷纷批评此人狂妄至极,张小龙却丝毫不理会这些声音。林雨略有含意的看了张小龙一眼又说道:“这样吧!我还是给你一个月的时间,不过我要求所有的特务连人员,必须按照标准训练方案去完成所有的机甲动作,有问题吗?”张小龙略为沉吟道:“好吧!”林雨说道:“那就好,散会!张小龙,你来一下我的办公室。”在众人的注视下,张小龙随着林雨进了团长办公室。林雨进了办公室之后,坐到办公椅上便说道:“张小龙,是不是从‘死亡战场’考验中生存下来的人,都和你一样狂妄自大?”张小龙摇头道:“不,我只是其中的异类罢了,不能一概而论。”林雨又好气又好笑的看着这个小自己四岁的小男人,自从十八岁毕业于雷革特军事学院,便立志成为一名职业军人。在几年的时间里,她由一名连长升到团长的位置,除了出色的军事能力以外,她还拥有优越的政治条件,因为父母同为军部高官,林雨可谓是得天独厚,因此她的人生里始终没有跨越不了的障碍。但是眼前的小男人,一身桀骜不驯的气魄确实让林雨头疼不已。她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并说道:“我到底该怎么说你才好呢?一副不知天高地厚的样子,任何人的帐都不买。唉,好吧!不为难我自己了,你想怎么做就做吧!但是不要出事情,知道吗?”林雨嫣然一笑,让张小龙觉得一阵心动,没想到斯文冷静的林雨竟有如此娇俏的一面,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应对。林雨忽然注意到张小龙火辣辣的眼神,不由得俏脸一红的说道:“如果没什么事,那你就回去吧!”张小龙“哦”了一声,但是脚步却一动也不动,只是愣愣的看着林雨。林雨一脸通红的问道:“你在看什么啊?”这时张小龙才回过神来,并支支吾吾的说道:“哦……我……我走了!”便逃命似的跑出了团长室,呼了一口气,暗自觉得奇怪,自己到底是怎么了?可是一想到林雨刚才的笑容又觉得心头一颤,张小龙不再多想,就快步朝着特务连走去。张小龙回到特务连之后,一改颓废的作风,立即召集人员宣布运行新装备实验的任务。当这个命令宣布的时候,众人皆面面相觎,都安静的不说话了。张小龙狐疑的问道:“妳们怎么都不说话?”一名排长忍不住说道:“不可能的,连长,你不瞭解情况。装备处的干事是经过丽星科技培训过的,但是仍然无法控制这种机甲,好像是因为里面有加密程序,丽星科技至今都还保留着关键的操作技术啊!”张小龙闻言便说道:“就算真的有这种操作技术,也没有办法去解开这组加密程序吗?”蓝静云学过电子智慧,就解释道:“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。据我瞭解这种机甲拥有生化电子程序,对于这方面,联邦科研部门并没有透露太多的资料,更不怕军队中有人能够掌握这种技术。即使是掌握了也只是皮毛而已,又怎么能去破解这种加密的程序呢?”张小龙摇头说道:“没试过怎么知道没有人能够破解,今天就到这里吧!我只是告诉大家要做好心理准备,其他的事情就等候通知,解散!”说完便起身回到卧室,此时张小龙心中又想起林雨那个另人心动的笑容,一夜无语。于是起床跑到洗手间用冷水冲着脑袋,看到自己一身汗水,大概是日有所思、夜有所梦的缘故吧?张小龙竟然梦到与林雨欢好的场面,正值年轻气盛的他只觉得口干舌燥、欲火焚身,醒来之后连忙用冷水提神,以消去非分之想。看了一下时钟,已是隔天的大清早,地下基地并没有阳光,全靠能源器来供应电源。张小龙推开房门,舒展一下筋骨,就看到女兵已经在进行清早的活动。多日未曾活动筋骨,只觉得浑身不舒服,于是上前跟着女兵的队伍后面小跑几圈之后,身上微微冒汗,再做了几十下伏地挺身,这时筋骨完全舒展开了,此时女兵们正在进行单杠训练。张小龙做完动绰之后,朝着一队女兵走过去。地下的气温一直处于恒温状态,温度大约是二十四至二十五度之间,女兵活动之后香汗淋漓,全部的人早已脱去了外套,清一色穿着白色的露肚脐紧身背心。张小龙看了一眼就把头转向别处,一股冲动几乎快要爆发了,不过终究还是忍住了。一名班长上前报告道:“连长,一班正在单杠力量训练,请指示。”张小龙目光转向那名班长道:“先停下来。”“是!”女班长转身回到队伍中,所有的人都站好了。张小龙走上前,忽然看见大家都在注视着他,猛然发现众人是在等待他的命令,于是慌张的说道:“别紧张,没什么命令,妳们先休息一下吧!”说完举起双臂,伸手抓住单杠,双臂用力撑起身体,猛地向前蹬出。于是身体便摆动了起来,晃了几下,猛地加快摆动的速度,抓着单杠的身体做出三百六十度的大回转。众女看呆了,没想到狂妄无比的张小龙竟有如此出色的体能。完成一系列的动作之后,张小龙从单杠上下来,通体舒畅,脸色微红的对众女说道:“妳们继续吧!我不打扰了!”便转身朝卧室走去。张小龙最近在清晨的时候,男性特征变得越来越明显,可能是因为周围的雌性刺激太多了,以至于开始有一些失控的状态。所以张小龙在早饭之后,就命令人送他到机甲停放处地,然后就严格下令不准任何人靠近。灯光照亮了底下的通道里,张小龙终于看到了新装备的真面目,他伸手摸着冰冷的机甲,竟然有一丝兴奋的感受。新式机甲分为六种型号,轻型机甲“晴空”、“震荡”两种型号有三种变化状态,分为地面形态、空中形态和空间形态。地面形态是变化为战车状态,主炮为b七反物质炮,另有旋射镭射枪十六把,每分钟的平均发射速度为五千束/分钟,采用悬浮驱动系统,即使路况再差也无任何颠簸,而最大时速为四百公里/小时。空中状态是变化为无翼飞行战机,b七主炮,外挂武器十三种性能不一的离子镭射武器,拥有全天候的自动导航系统,最大时速可达到超音速的飞行。空间状态则是变化为圆形状态,实现瞬间空间跳跃,无武器装备。张小龙仔细阅读着关于轻型机甲的简单介绍,显然这些机甲是透过生化分子使机甲实现变形的状态,透过人体的脑电波并输入机甲控制中心,逐渐将合金金属的特性游离化,并使其由超静止状态转化成次静止状态。之后再由人脑下达命令,去重新组织金属的合成状态,于是新式装备便有了生命,只是透过脑电波的传送,把机甲变成了操纵者身体的一部分而已,这里面当然会用到许多生化电子方面的知识。张小龙简单的翻阅了一次,其中有一款是关于对操纵者的要求,但只是寥寥几句,并未多说。心中虽然觉得奇怪,但还是慢慢的进入了轻型机甲的操控室之内。戴上头盔的张小龙感受到周围一阵奇异的电流流过,他知道这是机甲在调整波长,想要跟他的脑电波同一个频率,只有这样才能实现波共振,并完成操作要求。这项技术并不难掌握,但是如何持续使其正常实现波共振,却是很困难的。因为人的喜怒哀乐会直接影响到脑电波的频率,而机甲却没有这种情况,所以要求机甲操控人员必须时时刻刻保持冷静的状态。于是一声信息的提示说道:“请输入你的客户名和口令。”张小龙顿时傻眼了,没想到要启动机甲还需要客户名和口令,自己哪知道什么客户名和口令?他愤恨的解下头盔, 吉林快三盯着庞大的机甲仔细端详, 吉林快3走势图在追随刘末学习的两年中, 吉林快3开奖网张小龙对生化分子的理解并不是非常的深切, 吉林快3开奖网站只是对于最基本的生化分子运算程序非常熟悉而以。眼前的轻型机甲显然是透过分子流去改变物质的状态,而这种程序必须要用到分子运算,只有寻查找机甲核心部门的生化分子的根源程序代码,才能破解客户名和口令。但是这个显然并不是一、两个星期就能做到的,于是张小龙考虑了一下,便走到通话器前要了林雨办公室的电话。娇媚面容以及冷漠的表情,这就是林雨。张小龙几乎没有正视林雨便说道:“拿来!”林雨奇怪的看着屏幕里的男子,一头雾水的问道:“拿来?你要什么东西?”张小龙说道:“启动机甲的客户名和口令。”林雨奇怪的问道:“那还需要客户名和口令吗?我不知道啊!”新型机甲停放在一八三团驻守的地底下防区已经有三个月的时间,在这段时间里,除了装备部几名参谋动过机甲,其他人包括林雨在内,根本不知道启动机甲还需要客户名和口令。林雨并不是真的想让张小龙去启动那些机甲,自从张小龙来到一八三团,就带来了不安定的变量。林雨清楚的瞭解到,如果让张小龙闲下来,肯定会出事的。所以灵机一动便主动把机甲训练交给张小龙负责,这样一来,不仅解决了一个闲置的劳动力,还为部队带来了宁静,至于张小龙能不能胜任这个任务,林雨倒没有仔细思考过。张小龙感到气愤,并未跟林雨多说什么便退出谈话。他转身来到庞然大物的前面,眼前高度将近二十米的机甲居然被称为轻型装备,而不远处较为小巧的一些机甲反而是重型机甲,张小龙真是想不透,为什么会有这种奇怪的差别?张小龙愣愣的看着笨拙的轻型机甲,最后还是再次进入机甲控制室,系统提示需要客户名和口令,张小龙再次停止了操控。虽然对于机甲需要的客户名和口令一无所知,但是张小龙刚才突然想起了“生电漏洞”。所谓的“生电漏洞”是指在生化电副程序语言应用的存在的漏洞,这些漏洞如果说被发现的话,将会对生化产品生成致命的影响。但是张小龙并没有刻意去记住那些“漏洞语言”,在他帮助刘末校对“改造计画”语言的时候,时常会遇到一些“漏洞语言”。张小龙把这些停留在记忆深处的漏洞语言回忆了一遍,很多凌乱且不相干的辞汇飞快的聚集起来,他瞪大了眼睛看着系统提示的空间画面,突然张口说道:“bzusi八二九三○四kdysa六七。”系统提示忽然变成蓝色的画面,系统提示道:“请选择机甲类型,普通型、战斗型(子目录)、空间型,请您选择!”张小龙满意的笑容溢于言表,并仔细的检查机甲的控制系统。这是十分有秩序且方便的操作系统,可以根据操控者的喜好来设置机甲的变换形式,张小龙轻吹一声口哨,心情非常的好。张小龙忽然想到那名排长提醒的加密程序,因此他不敢贸然启动机甲,如果从战斗系统进入代码源的话,那肯定是行不通的,因为丽星肯定会对战斗系统做出干扰。张小龙考虑了一下,发送出指令进入动力系统,从能源器配置系统的命令输入栏中输入“一二三四五”,只见空间屏幕一黑,便进入了根源程序代码库。张小龙开始熟练但又陌生的检查工作,检查中竟然发现丽星科技设计出的战斗资料运算程序,与他所熟知的“人体改造”程序有着明显的区别,显然两者采用的不是同一个法则。而且张小龙知道这种运算法则比刘末所用的要低级许多,刘末的生化电子是改造“质”,而机甲则是用生化电副程序强化表面金属,实现各种武器的协调,虽然他知道这些事情,可是寻找加密程序还是要继续进行的。庞大的数据库和索然无味的资料语言,让张小龙几乎快睡着了,打着哈欠强忍着倦意,还在寻找系统中所存在的不合理的语言。不知不觉中,张小龙完全忘记了时间,只是一味的想要去寻找该死的加密程序,可是特务连的人一直惦记着连长的情况。蓝静云悄悄的走进张小龙所在的机甲旁边,幽幽的萤光照亮了他略为疲劳的脸庞。蓝静云的心中微微一酸,来到这种环境确实让张小龙的心情十分糟糕,并急于逃出这个奇怪的圈子,林雨的安排对张小龙来说,无疑是最好的解脱方法,那就是独自一人去研究机甲的操控办法。蓝静云知道这种机甲操控,如果没有丽星科技的支持,新闻资讯是绝对不可能的。透过几个军官所说的话,瞭解到机甲本身的战斗系统存在着加密程序,装备部的干事出意外就是因为加密程序的原因,丽星保留技术这是可以理解的。蓝静云想试着劝张小龙暂时休息一下,因为从时间来看,张小龙已经五天没有从机甲里面出来了。但是她忽然听到张小龙自言自语道:“好家伙,竟然在能源动力上做了手脚,害我找了好久。”在张小龙兴奋的语气之下,便迫不及待的运行解密指令,既然知道了问题所在,那他对于解密程序的熟悉度自然不在话下。于是不到五分钟的时间,张小龙就打着响指,从机甲中跳出来说道:“成功了!”蓝静云问道:“什么成功了?”张小龙指着身后笨拙的轻型机甲说道:“这个大家伙被我给破解了,妳知道吗?在我几乎快要放弃的时候,才发现能源动力系统存在着加密程序。哎呀!我好饿喔!”蓝静云笑了,脸上充满了发自内心的笑容,她为张小龙的成功感到高兴,于是说道:“真的吗?恭喜你了,那些人不会再看不起你了。”说到这里,张小龙脸色忽然又黯淡了下来,并说道:“还是算了,就让这些女人把我当成一个废物好了,人怕出名猪怕肥,这个道理我还是知道的。而且我也想清楚了,既然安排我到这里,那我就顺从一点也无妨。”蓝静云奇怪的看着张小龙问道:“你没事吧?你这几天有没有生病啊?”张小龙生气的说道:“就算妳死了我都不会死的,没事干嘛咒我生病?”“对不起,只是我真的不敢相信这些话是从你的口中说出来的。”蓝静云惊讶的说道。“慢慢的妳就会习惯了,好啦!回去了,我要去吃饭跟睡觉了。”二人离开了停放处,回到连队,张小龙随便吃了一些食物便倒头睡觉了,蓝静云特地吩咐,不许任何人打搅张小龙休息。而就在张小龙刚要进入梦乡的时候,仓木卓的声音再次出现在耳边,张小龙不耐烦的说道:“拜托,让我睡一下好吗?”仓木卓却说道:“不行,我想到要怎样帮你摆脱这个困境的方法了,这可是你叫我帮你想的。”张小龙有些愤怒的说道:“那你就长话短说!”仓木卓嘿嘿一笑,戏谑的说道:“既然没有办法跟这些娘儿们和平相处,那就干脆搞出几件事情来,让这些娘儿们知道你的恐怖。”张小龙思考了一下,便说道:“这也是一个办法,可是要怎么去做呢?”仓木卓说道:“你忘记老子是做什么的吗?”张小龙恍然大悟道:“黑社会?你是说用你的那套方法去对付这些女人?我总觉得这样不太好耶!”仓木卓说道:“我是无所谓啦!那你自己就看着办啰!你是要活在这些娘儿们的阴影下,还是让这些娘儿们见了你就退避三舍,自己选择吧!”张小龙打着哈欠说道:“再说吧!我要睡了,不要再烦我了。”不理仓木卓的抗议,便沉沉的睡去了。张小龙不知道睡了多久的时间,他昏昏沉沉的好像在梦中看到许多血腥的打斗场面,本来就习惯在鲜血和暴力之中生活的他,只觉得一阵血液沸腾,可是直觉告诉他,这一切只是在作梦而已。张小龙在梦中亲身感受着仓木卓的经历,连他也说不清楚到底是怎么了。虽然仓木卓屡次化险为夷,可是身边的人却越来越少,以至于到了最后,仓木卓还是选择了退出。换上衣服走出房门,却看见蓝静云及众女都在会议室开会。张小龙推开门走了进去,众人站了起来,张小龙挥手示意大家全部坐下。蓝静云此时说道:“团里刚刚开会有说,今年的新兵就快到了,我在开会分配一下新兵的训练任务。”张小龙问道:“他们有说什么时候会到吗?”蓝静云低头翻看笔记本,并说道:“明天下午,会有一批到我们这里来。”张小龙说道:“那就这样吧!明天我带三排长曲玲玲和七班长王笑去接一下,妳就负责连里的事情,布置一下。”蓝静云说道:“好的,还有一件事,上午开会的时候,林雨团长要我问你机甲的事情。”张小龙站起身说道:“我马上就去司令部,蓝副连妳继续开会,我先走了。”张小龙走出会议室,驾车朝着团司令部的方向而去。一路上怀着紧张又期待的心情,脑海中又出现了林雨嫣然一笑的面容,张小龙加快速度,一路飞快的行驶。团部在距离特务连四十公里外的北部区域,张小龙驾驶军车的速度极速上升,或许是因为心情的缘故。因为解决了机甲存在的加密程序,林雨会怎么看自己呢?对于一个毛头小伙子来说,最具有杀伤力的武器就是美丽的女人。那个记忆深处的方静雅已经成为历史,而林雨的笑让张小龙心里的阵地失守了一大半。张小龙走进林雨的办公室,林雨依旧没有抬头,这是她的习惯,至少张小龙是这样认为的,因为看见她这种动作已经有两次了。林雨问道:“你先坐一会儿吧!”张小龙没有多说便坐了下来,不久林雨终于完成了繁杂的批阅文件,抬头看到来人,先是愣了一下,随即问道:“几天没见,你好像变瘦了,说说机甲的事情怎么样了?”张小龙摇头道:“没有成功,我已经尽力了。”林雨笑一笑,但是那个笑容的感受不是很真诚,倒有一些嘲笑的意味,张小龙皱了皱眉头,这个笑容让他想起了方静雅。然后他听到林雨说道:“没关系啦!我早就知道了,这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想出来的,丽星科技是最有实力的生化专家,我能理解的。”张小龙心中突然有一种想报复林雨的冲动,再看看林雨一副无所谓的样子,张小龙便说道:“确实如此,丽星科技所用的生化运算法则与常规法则有着很大的区别,看来应该是很高级的玩意,不是一个说大话的人能够破解的。”林雨意识到张小龙的话中带刺,于是转移话题说道:“别说这些了,你回去赶快把新兵训练的方案拿上来,报到作训科去,可别耽误了时间,知道吗?”张小龙“嗯”了一声就告别了林雨,二人的对话有点不愉快。当他走出了团部的大门,便把仓木卓叫来,并问道:“说吧!我想知道你想的办法。”仓木卓嘿嘿笑道:“你想清楚了?”张小龙说道:“你到底说不说?”仓木卓无奈的说道:“好吧!你仔细听好……”张小龙听了默不作声,军车依旧保持稳定的速度行驶着,仓木卓问道:“你打算放弃这个方法吗?”张小龙说道:“有点太过分了,你不觉得吗?”仓木卓耸耸肩膀说道:“我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啊!”张小龙扔下一句话:“再说吧!”下午张小龙自己开车来到机甲停放处,看看四下无人,张小龙进入机甲控制室。在上次破解加密程序的时候,张小龙已经默认了客户名和口令,如果每次都用“生化漏洞”的暴力破解方法,机甲的整个控制系统会受到很大的破坏。懂得这个道理的张小龙,自然会为机甲寻找一种合适的控制办法。启动能源动力后,机甲的全身逐渐暗了下来,这种保护色是一种新型设计,根据周围光亮的强度而改变机甲本身的色彩。张小龙选择了普通型,而机甲灵活的变形状态,确实让张小龙钦佩不已,只是用了三、四秒的时间,机甲便完成了转变,变成一个暗黑色的战车形状。经过仔细检查后,发现战车机甲的武器反物质b七炮,另有三十二种火力不等的武器,最让张小龙感到意外的是普通型竟然有化为单兵机甲的设置。单兵机甲是机甲以服装的状态覆盖全身,很难想像如此庞大的轻型机甲,竟然能以一件服装的样式覆盖全身,而且除了机甲本身的武器系统之外,还有超波段的侦察系统。张小龙感到自己在兴奋,迫不及待的启动单兵机甲系统,猛然觉得脚下一空,周围庞大的生化机甲全部消失不见,而身体有一种奇异的电流划过,全身就被一层黑色的生化金属覆盖,并闪着诡异的黑芒。张小龙只觉得这种机甲并无重量,但是刚刚高大无比的机甲,此时却变化成单薄的衣物,这便是新型机甲原来的面目。张小龙试着移动身体,但是只是轻轻把脚踏出去一步,身体就一下子前进了数十米,直把张小龙吓出一身冷汗。赶快检查一下机甲系统,这才发现单兵机甲的行进设置竟然是十公里/分钟。于是他重新把系统设置调整到正常状态,重新移动一下身体。感受整个身体轻的像是羽毛,即使是长时间的高速奔跑,也不会有吃力的感受,这点让张小龙觉得非常满意。要知道单兵作战最大的问题就是士兵的体力,如此一来即使是长途跋涉,也不会浪费太多的体力。而且机甲本身有隐蔽系统和高速行进的设置,这就可以使单兵作战的完整性增加了不少。武器系统共有四十余种武器可以选择,而且不会增加本身的载重量。并根据使用者的脑电波进行分析设置,而且除了能源系统以外,其他的系统是由机甲进行内部管理,并不会占用多余的空间。左右两臂的机甲覆盖区域为武器区域,同时可以启动八种攻击武器。张小龙鬼魅似的身影穿梭在整个停放处场地,不断的熟悉机甲特性,黑色的头盔扫描区域为五十公里以内,而如果转变为战斗形态,则是一千公里的扫描区域,而且火力配置则会上升数倍。机甲优越的机动能力和超强的火力配置,简直让张小龙欣喜若狂。直到时钟指向九的位置,张小龙才心不甘情不愿的脱下机甲,驾车朝着连队的方向回去。回到连队的房间,蓝静云敲门进到屋子里,看到张小龙全身汗流浃背,奇怪的问道:“你去做什么了?竟然弄成这副德性。”张小龙刚脱下外套,顺手扔到一边并说道:“我去试飞机甲了,感受真不错。”蓝静云惊的讶说道:“你自己一个人去试飞机甲?你不要命了!”“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?我只是去摸索一下性能,又不是去打仗。”张小龙没好气的说道。“就算是这样也不行,你贸然去动那些机甲,如果出了事情,你叫我要怎么跟林雨解释?”张小龙侧眼看了蓝静云一眼便说道:“那是妳的事情,跟我无关。”蓝静云握紧拳头,气得几乎想上前给不知好歹的张小龙一个耳光,只是蓝静云并没有这么做,因为她知道即使给了张小龙一个耳光也是没用的,这家伙的性格太倔强了。蓝静云不甘心的说道:“那你的生死跟我又有什么关系?你对自己都不负责任了,那我还去关心你做什么?”蓝静云说完便狠狠瞪了张小龙一眼,就转身跑出了房间。看见蓝静云气冲冲的跑出去,张小龙依旧躺在床铺上,看着银色的天花板发呆。这段时间里简直是无所事事,因此下意识地想给自己找些事情做一做,即使没什么用处,但是起码可以打发一下时间,于是张小龙便生成了一个想法。但是张小龙却万万没有料到,自己无聊的想法,最后会为塔那会战做了关键性的转变。第二天一大早,张小龙便早早的起床了,吃完早饭就带着曲玲玲和王笑二人,开着军车到团部去了。在作训科的办公室里,张小龙把昨天连夜写出来的训练方案,作了一个书面报告。其实他也只是按照常规作战的方法,先培养士兵的毅力和基本的军事素质,至于机甲一项倒是只字未提,因为提出来也不会通过,索性就干脆不提了。曲玲玲拿了一份名单从外面进来并说道:“连长,这是今年新兵的名单和资料,你看一下吧!”张小龙接过来稍微扫了一下,又还给了曲玲玲,说道:“把人带上车,准备回去了!”并看了作训科的女参谋一眼,说道:“杭参谋,我把训练计画放在这里了,如果没有什么不妥的话,就请尽快通知我。”那个女参谋头也没抬便回答道:“好的,我知道了。”张小龙暗想道:“怎么都跟林雨一样?不喜欢看着人说话。”心里有点生气,不作停留便出门寻找曲玲玲、王笑二人。把新兵接上军车之后,便径自回到了特务连。晚上八点,张小龙召集军官,准备说出他的想法。当张小龙说出把机甲训练当做训练课程的重点时,蓝静云第一个站起来反对道:“这简直是拿士兵的性命开玩笑,我不同意。这个做法没有得到团长的同意,就是违反规定的,你有没有想过?”张小龙摇头道:“我早知道妳会这么说,所以我会用实际行动来证明我所说的一切。”蓝静云说道:“我想还是请大家表决一下。”正副连长的争论,让在坐的军官都面面相觑。可是众人只觉得张小龙所说的太过冒险了,而蓝静云的阻止是正确的,因此众人纷纷发表意见。

  2020年5月9日消息,据意大利媒体报道,2020-2021赛季意大利男排超级杯或将在空场的情况下进行。

  核心提示:美联储在救助中小企业贷款计划的条件中,包括了使用SOFR取代LIBOR的要求。但是,这个要求面临很多美国中小金融机构的反对。他们认为在现在的危机时刻,改变制定短期利率的新基准占用太多的资源。于是美联储选择LIBOR作为其6000亿美元大众商业贷款计划的基准。

,,浙江快乐12走势图
 


Powered by 新疆11选5投注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